天上光芒四射

发布于 http://www.haosf.li 2013-11-28 10:04:00  有1007人阅读  收藏网址  分享网址  

 

发现,天空中的阴阳鱼颠覆了他们的认知。
  纸人无惧,蜂拥而至。 木易和卫斯理竟也是攻少防多。
  蓉儿小小的白色身影一晃,周身粉色光芒升腾,纸人如同受到了鼓舞,竟然发出嘶吼的声音,攻击顿时更加凌厉。
  卫斯理抖动肩膀碰了碰木易,低声说道:“第一重,八方朝拜。”
  木易如九天玄女一般腾空飞舞,卫斯理如蛟龙出海游走在木易身边,,道道柔和的光芒把所有的纸人囊括其中,威压之下,纸人的身体竟然发出咯吱咯吱的破碎声音。
  皇宫,勤政殿。
  一个金发碧眼的女人,手里的权杖突然散发出一抹如血红光。女人抬头望向懿德宫,眉头紧锁。
  “卢琼仙,去看看那个皇后在做什么!”
  卢琼仙微微颔首,低声问道:“国师,可是有什么异动?”
  攀胡子眼中划过一抹红色,开口说道:“圣兵异动,应该是有高人在懿德宫。”
  卢琼仙面色一冷,迈步走向懿德宫。
 
 
 
  这一日,懿德宫人影绰绰,许多宫女太监里里外外的搬着东西。
  一身宽袖后服的童紫灵脸色淡然,一个小宫女低眉顺目的伺候在旁边,不远处,小太监躬身伺候着。
  “皇后娘娘,今日不如先去坤宁宫休息吧。”一个宫女从懿德宫的侧门走出来,躬身说道。
  童紫灵凤目微闭,并不答话。
  门外小太监尖声尖气的喊道:“国师觐见!”
  “来了!”童紫灵低苗,伸手搭在身边宫女伸出的腕上,眸子微微闪过一抹兴奋。入宫多日了,今天终于能见到这个国师真容,还真期待。
  门口走进来一个白衣人,一身白衣上金丝线绣了一副山河图,对襟大袖衫,下佩围裳,玉佩组绶一应俱全。在大袖衫外加着裲裆,腰却出奇的细,让童紫灵微微皱眉,再往上看更觉惊异,面如冠玉也就罢了,偏偏还有一对儿细长的凤目,黑白分明的眸子如同深潭不可见底。头上带着麒麟笼冠,也是白色为底。
  明明是男人的朝服,穿在这个人身上,却觉得有些不合适,似乎有点儿女穿男衣。童紫灵侧头看看身边的小宫女,宫女微不可见的点了一下头。
  “臣,攀胡子见过皇后娘娘。”攀胡子翻身跪倒,十成十的君臣大礼。声音洪亮如银铃一般,却中气很足。
  童紫灵微微点了点头,开口说道:“国师平身。”
  早有宫女搬来了软塌放在不远处的亭子里,只是童紫灵想要看看这个国师到底何许人,故此等在门口,也想用这样的方式试探一下国师怎么对她这个皇后,毕竟卢琼仙的做法,让她觉得这一干人等,似乎不把皇室放在眼中,至少没有瞧得上这个小皇后。
  转身,童紫灵被宫女扶着走向亭子,开口说道:“国师,不妨亭中一叙。”
  “是!”攀胡子并不迟疑,跟着走进小亭里。
  扶着皇后的小宫女搬来锦凳,放在亭子中。
  “国师,坐吧,这里不比前朝有那么多规矩,哀家的园子里随意就好。”童紫灵淡淡的说道。
  伺候在旁边的小太监微微点头,却不动声色。心中很是赞赏了一下童紫灵,虽然年岁尚有,心智还真不一般。
  攀胡子谢恩,坐在锦凳上等童紫灵说话,心中却有一些惊异,原本以为皇后只是个小孩子心性,却不想今日这懿德宫竟然还步步都有玄机。
  “皇上言说国师法力无边,可以极尽人间趋吉避凶之事,不知哀家这懿德宫之中,可真的有瘴气作乱吗?”童紫灵端起矮几上的茶,放在唇边轻轻吹了吹茶水上面浮着的几片叶子,开口问道。
  攀胡子站起身,躬身施礼,开口道:“皇后金安,纵然有瘴气作乱,却无大碍,微臣今日便是奉旨前来,为皇后布置懿德宫的。”
  轻啜一口杯中茶水,童紫灵双目微眯,她在观察眼前这个人,给她的感觉是淡定,儒雅,甚至还有一些书卷气。身上似乎还有一丝淡淡的香味儿萦绕,却周身散发出一股清冷的感觉。
  “国师过谦了,哀家原本不觉得有什么不妥的地方,这是皇恩浩荡,今日便要麻烦国师了,只是哀家自小生在山野之中,对这趋吉避凶的法术很好奇,不知国师可否让哀家旁观?”童紫灵说完,微微抿着的唇角挂着一丝轻笑,心想眼前这个人即便是想拒绝都会很难。
  “微臣技法微末,不敢在皇后娘娘面前献丑,若是皇后娘娘想要观看,可在亭子中,微臣自可设置秘法让皇后娘娘看得周全。”攀胡子心中大震,此时的皇后似乎更出乎原本的预料了。
  “如此也好,哀家就在这赏枫亭里吧。”童紫灵淡淡说道。
  攀胡子急忙再次躬身,开口道:“微臣这就过去为娘娘布置一番,还请娘娘静候片刻。”
  说完,双手之间三色彩霞出现,一块古铜镜子浮在半空中,刚好童紫灵只需抬眼便可看清懿德宫全貌。
  “果然,国师法力深不可测,哀家也不耽搁时间,去吧。”童紫灵压抑着心中的激动,开口说道。
  攀胡子告退,猛然觉得有目光锁定了自己,放眼过去却是一个小太监,心中一笑,看来是吓到这个没见识的东西了。毫不在意,起身走往懿德宫。
  攀胡子刚进入懿德宫中,童紫灵立刻从软塌上跳了下来,伸手提着大裙子,开口说道:“姐姐,姐夫,快来看看这镜子可是有什么玄机!”
  宫女打扮的木易脸上微红,却见太监打扮的卫斯理一脸幸福的样子,忍不住哼了一声。二人也来到镜子前,却是低眉顺目,身体微微躬起。外人看来,也不觉得有异。
  攀胡子站在门口,扭过头看着亭子里的皇后,嘴角挂着一抹笑意,低声说道:“还以为多么高深呢,看来不过是个好奇心很重的丫头而已。”
  木易皱着眉头,低声问道:“俊,你看出什么没有?”
  卫斯理轻轻摇了摇头,开口说道:“这种秘法曾经很多修仙的人都可以练就,无非就是玄镜,这镜子虽然看似与普通的铜镜无异,却是玄晶淬炼而成。”
  童紫灵围着镜子转了转,也看不出个所以然来,索性坐在软塌上直直的盯着懿德宫里的人影。
  “姐姐,你觉不觉得这个攀胡子很奇怪?虽然穿着朝服,却给我的感觉是个女人。”
  童紫灵瞪着眼睛看镜子里的攀胡子,低声说道。
  “本就是个女子,你姐姐与你看不出,可是逃不出我这个男儿的双眼。”卫斯理有些自豪的扬了扬头,却担心被人看到有所察觉,急忙躬身。
  “俊?看来是阅女无数了?”木易有一些干涩的声音传来,听得卫斯理一哆嗦。
  “凝儿,我只是随口一说,再者万霞宫里都是男人,哪里来的机会阅女无数啊。别乱想,别乱想。”苗气急急的解释道。
  “谁知道有没有仙女般的女子,偶尔去万霞山找你啊,哼,还我和灵儿都看不出,唯有你看得出!”木易有些不依不饶,心里却莫名的有一丝失落。
  卫斯理俊脸一白,痛恨自己顺嘴胡说八道,竟然碰翻了一个醋坛子。“对天发誓……。”
  “看,她用的是什么?”不等她说完,童紫灵失声惊呼道。
  二人也不争执了,抬眼看着镜中。
  只见,镜子里的攀胡子手中多了一把类似和尚的禅杖之物,只是上面有一个蛇头用翠玉雕成,栩栩如生的蛇头上两只眼睛是红色,闪烁着妖异的红芒。
  “这是什么?”卫斯理低声自苗,他见过的武器不少,却没听说有人用蛇形兵器的,除了和尚的禅杖外,长兵中也没有这样的东西,一时发懵。
  三人正在猜测无果时,蓉儿从软塌下探出头,小声说道:“杖,法杖,若是我没看错,应该是蛇族的权杖。”
  三人齐齐回头,看着蓉儿。木易扶着童紫灵坐在软塌上,卫斯理躬身在软塌之后,任何人看到这幅景象,也看不出三人正在盘问蓉儿,而是觉得很合礼数。
  “蓉儿,这到底是什么武器?”木易低声问道。
  蓉儿躲在软塌下,轻声说道:“主人,这个攀胡子大有蹊跷,而我不宜露面,等她走了之后,我们再回去细谈。”
  木易点了点头,蓉儿如此小心,定然是有她的道理,毕竟修仙三千年,是在场的几人谁也无法比得起的。
  卫斯理轻声说道:“既然如此,我们就看看这个攀胡子搞什么鬼,也好应对。”
  三人无言,看着玄镜。
  懿德宫里,攀胡子唤出碧蛇权杖,仔细搜寻每个角落,希望可以找到一些线索,却发现整个宫殿里毫无异动。心中不免狐疑,
  却也知道不可耽搁太久,免得惹出麻烦,若是偃月谷有高手暗中保护这个小皇后,自己太过分的话,更是不妙。低头沉吟片刻,手中飞出三昧玄晶,悄无声息的锁在懿德宫的三个隐蔽的位置。若是真有异动,也好随时观察。
  吩咐手下,搬进来崭新的凤床,布置完毕,整个懿德宫顿时被满眼紫色铺满,隐隐竟然有紫气升腾。
  转身走出懿德宫,来到赏枫亭中。
  “皇后娘娘,微臣已经为皇后娘娘重新布置了懿德宫,请皇后娘娘起驾吧。”
  童紫灵微微一笑,开口说道:“不想国师竟然心细至此,竟也知道哀家偏爱紫色。”
  攀胡子急忙再次躬身,开口道:“皇后娘娘谬赞,为臣之道,当细致入微,想在前头才是。”
  “国师果然是我中汉重臣,此心归附皇室,真是中汉臣民之福,皇室之福。”童紫灵一番赞扬之后,摆驾回宫了。
  攀胡子离开懿德宫,急急赶往勤政殿。她实在有些吃不准这个小皇后的心,若是不好好的推算布置和调查一番,若是出了纰漏,怕是要前功尽弃了。
  来到勤政殿门口,卢琼仙迎了出来,见攀胡子一脸严肃,开口问道:“国师,可见到那小皇后的嚣张了吧?”
  攀胡子冷眼瞪了卢琼仙一眼,冷冷说道:“不提气的东西,此处是你胡言乱苗的地方吗?”
  卢琼仙俏脸一白,低头不苗。袖子里的粉拳却攥的骨节泛白。
###第39章 昆仑山下的小村
  这是一片不算富饶的土地,甚至可以说贫瘠。小村的房屋都是用石块垒砌成的。
  原本这里不是这样,至少在老人的回忆里,小村曾经显赫一时。因为在昆仑脚下,繁华无限过。每年都有很多修仙的人从小村这里去昆仑山。
  却不想千年前,突然整个村子都消失了,当年出外谋生的人再

相关阅读

最新资讯

推荐资讯

本站推荐

  • 服务器名称
  • 服务器地址
  • 开区时间
  • 游戏线路
  • 客服QQ
  • 版本介绍
  • 详细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