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里无限感动

发布于 http://www.haosf.li 2014-1-31 0:19:00  有886人阅读  收藏网址  分享网址  
她这下很理解王笑莲为什么能放下那么大的权力了,因为把王笑莲带走的男人承诺给王笑莲一个温馨的家,而家是王笑莲一直缺乏的。
  她靠在了陈森奇怀里:“奇哥,以后我一定和你夫妻同心。”
  李碧云,一直被人称为女魔头的她也做了一件好事。她也不愿意自己这副女魔头的样子,可是敌人太强大了,她必须用以魔鬼的姿态来惩罚这些敌人。而且一直跟着洛母学佛法的她懂得一句话: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但是她只是为了找萧策良报仇才是这副魔鬼的样子吗?如果真的报仇了,她还要不要这副魔鬼的样子?她如果做出改变或者不改变,又是为了谁而改变呢?
  心思无人能比的她竟然也想不出这些问题,只能找到其他出路走出岩洞。
  
 
  众人休息了一晚,到了凌晨,红棉准备带众人离开,谁知道少了李碧云的踪影。
  关鹏说道:“若思是不达目的不罢休的人,他既然要找萧策良报仇,没有成功,她是不会离开的。”
  陈森奇说道:“可是王姑娘一个人在岛上不是很危险。”
  听见陈森奇担心李碧云,红棉竟然生气了。
  “你担心她有危险,那你就去救她啊。”
  “她有危险,我担心。你有危险,我救你。”
  红棉笑了。关鹏才知道原来讨女孩子欢心,是这么有方法的。
  关鹏说道:“不用担心若思,她的心机,智谋萧策良未必比得上。我们先离开岛,等我们把大米找到之后,再回来找若思。”
  众人便找到另一处出口走了出去,但是众人马上吃惊了。陆非正在洞口等着他们。
  婉妹走了出来。
  “陆当家,你是想来告诉我们大米在哪里吗?”
  “副镖头勿怪,我是找不到大米在哪里。”
  “那你这是何意。”
  “你们从昨天来到岛上,搞到岛上不得安宁,我非得把你们捉起来,送到西港口给萧当家。”
  “陆当家,你认为你有这个本事吗?”
  “就算没有,我也要拼一下。”
  “那就别怪小妹我无礼了。”
  婉妹和陆非剑拔弩张,准备一搏,但是关鹏走了出来。
  “我也是剑手,我来领教陆当家的高招。”
  陆非看见关鹏,也不多说,只是一句‘请了’,两人的剑便交错在一起了。关鹏这次看见陆非的剑招,简直就是杂乱无,短短五招已经耍出了五招武功,包括精忠枪法、淘沙枪法、金秋剑法等等。招式与招式毫无连接可言,破绽百出。
  关鹏虽然不知道陆非葫芦里买的是什么药,但是他必须尽快解决战斗,要不然援军一到,他们非得陷入包围中。
  于是白玉剑轻轻一挑,陆非立即连人带剑转了几个圈,还没反应过来,白玉剑已经刺在胸口神泉穴。陆非立时人整个人倒了下去,不能动弹了。
  婉妹想来补上一鞭,关鹏阻止她。
  “别管他,赶紧走吧。等一下敌人的援军就到了。”
  众人连忙往港口的方向而去。但关鹏免不了回头看看倒在地上的陆非。看见草丛有些动静之后,他放心了。
  看见众人走后,李碧云从树丛里走了出来,手指轻轻在陆非的廉泉、天突、华盖等穴位上拍着,陆非马上就能动弹了。
  “王姑娘,你怎么在这里?”
  “我喜欢陆当家,留下来看看你,不行吗?”
  “王姑娘别开玩笑了,你的心机我看萧策良都比不上,我刚才在做什么,你应该知道。”
  “陆当家大恩大德,我替少镖头谢谢你了。”
  “王姑娘,昨天你那位姐妹和关少镖头到底是……”
  李碧云刚才看见关鹏和陆非斗剑,心里料想他已经猜出大概,只是内心不愿意承认。而之所以这样,是他真的对扮成女装的关鹏动心了。
  李碧云心里有些过意不去,因为她的所为可能伤害了一个纯情的男人。
  她只好说道:“那位姐姐有可能一辈子和陆当家见不着面,既然如此,陆当家何不把她最好的一面留在记忆的深处,何必老是那么执着呢。”
  王若思这话滴水不漏,实际上已经告诉陆非真相了。但是却是用一种婉转的方式,让陆非面子上好过,心里上能接受。
  陆非笑着说道:“是啊,王姑娘说得对。”
  实际上陆非的心里还是很失落,总觉得一些东西失去了。这时,一只柔滑的手拉起了他的手。
  李碧云说道:“陆当家,那位姐姐不能补偿你的,我或许能补偿一些。”
  陆非感觉没那么失落了,但还是放开李碧云的手。
  “王姑娘,人家说海盗都是朝三暮四之流,但我想说,海盗之中也有真性情之人,只是有些人没看到而已。”
  李碧云还是拉住陆非的手。
  “陆当家他日必然笑傲于沧海,成为一方群雄,所以能配得上陆当家的,也必定是巾帼英雄,肯定不会是我这种青楼女人了。既然如此,那我只能用青楼女子的方法补偿你了。”
  “王姑娘,你的意思是……”
  “陆当家,你是喜欢在舒服的床上,还是。”
  “王姑娘,我哪里都不喜欢,我觉得这里挺好的。”
  陆非话刚说完,李碧云的嘴巴已经靠了上去。陆非也不犹豫,抱起李碧云往树林就走进去……
  而这时,关鹏等人走到了港口边。
  关鹏问红棉:“余姑娘,这里是什么港口。”
  “西面港口。”
  “那不能从这里走了。”
  “为什么。”
  “刚才,陆非不是讲,要把我们捉住,送到这里来给萧策良吗?”
  众人想了一下,陆非确实讲过这样的话。但是红棉却是很怀疑。
  “陆非与萧策良势成水火,他怎么会叫萧策良为当家呢。”
  “这才是重点,如果他说要把我们送给萧策良,我会就会当真,因为这是他真实的写照,可是他叫萧策良为当家,摆明了就是告诉我们,他是迫不得已为萧策良卖命。”
  关鹏分析得很有道理,所以众人便依言来到了另一处港口。但依然是重兵把守,而且一个身材瘦小,长相猥琐,年近四十的男人正坐在港口边等着。
  关鹏、婉妹和红棉都认出那个人正是萧策良。
  红棉说道:“看来陆非没有对少镖头说实话。”
  关鹏心里很不愿意接受这句话,但事实如此。
  婉妹这时说:“如果若思在就好了,他可以用易容术让我们混过去。”
  听见易容术三个字,关鹏马上了整个人精神起来了,他从衣服里拿出了一枚飞镖,朝萧策良头上一棵椰子树打了过去。
  那飞镖把一棵椰子打落下来,萧策良吓了一跳,躲在了一个海盗的后面。
  关鹏立即知道了。
  “那个人不是萧策良,是伪装的。”
  婉妹也恍然大悟。
  “对,萧策良武功不弱,所以才不会这般慌乱。既然这样,我们杀过去,夺船而走。”
  “不行。”关鹏说道,“就算萧策良不在这里,但是他肯定设好埋伏了,我们必须先把他的埋伏解决了。”
  于是,四人便寻到一处地方,在沙子上画了一个图形,然后在上面画来画去,讨论了许久。
  “杀啊。”一阵激烈的杀声在港口响起了。
  四人一看,是四海镖局三人和一个年过二十的男人从海里浮起来了,对着海盗发出了狂攻。婉妹认出那个男人,正是她的苏全辉。
  婉妹也顾不得什么了,挥动鞭子就杀了过去。杀了一会,海盗们已经倒下不少了,但关鹏却没发现从哪里杀出什么伏兵来。他才知道自己的谨慎害了他,中了空城计了。
  他一生气,把刚才画好的图用脚踹掉了,和红棉、陈森奇一起杀了过去。这些少年年纪不大,但都是近年江湖上的年轻好手,所以二三十个海盗根本不足为惧,瞬间就解决了战斗了。
  那个伪装的萧策良也被撕下了人皮面具,是一个小海盗。婉妹依然记着昨天镖师们的死,所以一掌把他拍死了。
  于是南院等人夺了一艘船,火速逃离了黄岩岛。而这时,关鹏却发现海上出现了很多船只,那些船插着三宝镖局的镖旗。苏全辉向那些船做出了手势,那些船便杨帆而起,一起回航。
  关鹏这才明白,这些船原本就是用来吸引萧策良的注意力,所以南院他们才能轻松突破海盗们固若金汤的防线。
  南院说道:“全辉把整个镇翻了过来才知道你们来了黄岩岛,刚刚好三宝镖局来说他们有十几个镖师一起失踪了。所以就想到来黄岩岛救你们了。”
  
 
  “那是你想出用这些船来吸引注意力后,趁机杀到岛上去吗?”关鹏问南院。
  “我哪里想得了这么多,是荆姑娘。”
  关鹏相信这话,因为荆飞燕的兵法确实很强。
  “荆姑娘确实很了不起,回去之后,我要向她好好道谢。”
  “荆姑娘很不开心啊!”
  “怎么啦?”
  “刚开始,荆姑娘讲这条计谋的时候,郑总镖头很犹豫,不敢答应。但是王将军来说荆姑娘是护国大将军的女儿,马上就不犹豫了。所以荆姑娘很不开心。
  关鹏很理解荆飞燕,以前他对道上的人说他叫关鹏,别人总是会问关鹏是谁啊,毫不理会他。但是一说是龙门镖局少镖头,马上就是客客气气,时常令他郁闷无语。
  “荆姑娘的苦衷我知道。”
  南院笑道:“我看你和荆姑娘都是庸人自扰。”
  “为什么这么讲?”
  “你们的父亲花费了大半辈子才闯出这个响亮的名号,你们还是少年,哪里能马上就让别人知道你们的名号,还早着呢!”
  南院语出惊人,确实说中关鹏的内心,他确实很着急马上扬名立万,但是忘记了父辈们是花费多少时间,多少精力才让自己的名扬天下。要让天下人记住你,确实路漫漫其修远兮。
  此时,海上波涛阵阵,这一片海域,关鹏在想,是否留下一片给他施展的空间呢。南院关鹏的样子,拿起了水壶。
  “来,喝口水吧。”
  关鹏不假思索,把水壶就倒入口中,喝了一口之后,感觉很独特。
  “这是什么水,甜甜的,酸酸的。”
  “这是洛枫熬制出来的凉茶。”
  “喔,洛枫的手艺不错,凉茶很好喝啊。”
  于是关鹏又喝了几口,但马上脸色变了。
  “洛枫熬的凉茶,什么时候这么甜,这到底是什么水。”
  “没什么,就是你说我喝了之后气力比你和洛枫都强的水。”
  关鹏立时作呕。
  “凤诚,你在害我。”
  “关鹏,我听茅涛说了,猴儿酒不是用酒曲酿造,而是山里的野果自然发酵而成,所以没有酒劲。而且对治疗肝脏疾病很有用处,既然如此。你何不试着喝这酒看看,说不定对你的身体也有好处。”
  关鹏觉得很有道理,他不懂酒,茅涛懂酒,所以他相信。而且洛凤诚一直以来都是值得信任。
  “那好,我就试试看,反正我的身体也快没用了,就算喝酒喝死也在情理中。”
  “关鹏,我向你保证。如果是因为这酒害了你,我不说二话,立即给你陪葬。”
  关鹏听见南院说要给他陪葬,又是好笑,但又是感动。他把酒瓶塞上盖子。南院不解。
  “怎么,你还是不相信我吗?”
  “不,我相信你。只是这酒不着急喝。我有一件事想要凤诚你帮忙。”
  “什么事。”
  “和我拆招。”

相关阅读

最新资讯

推荐资讯

本站推荐

  • 服务器名称
  • 服务器地址
  • 开区时间
  • 游戏线路
  • 客服QQ
  • 版本介绍
  • 详细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