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大笑起来

发布于 http://www.haosf.li 2014-2-17 10:36:00  有970人阅读  收藏网址  分享网址  
赵元晖递过来一本小册子,子牙看了看密密麻麻的蝇头小楷,脖子一缩,道:“师……师兄,这些字我有些不认识!”赵元晖道:“那好罢,你把认识的读出来,秦师弟,你给他补充!”秦敬诩应了声是,一副跃跃欲试的表情,子牙使劲饶头,眯起眼一个个字看过去,嘴里嘀嘀咕咕一个字也没念出来,其他三个见他一副痛不欲生的表情,瞪大了眼瞧着他,子牙一下子泄了气,道:“我仔细看了一下,这些字我好像都不认识!”
  那三人顿时哄笑起来,秦敬诩笑得直打跌,赵元晖马上端起架子,道:“本派重地,秦师弟休得喧哗!”子牙脸涨得通红,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垂着脑袋不敢看他们一眼。赵元晖道:“那就让许师弟念给他们听吧!”银国公停止了笑,道:“好吧!”结果小册子,接着便照本宣科念了起来,也不外乎是尊师重道,不得结交妄佞,不得挟武为恶之类,银国公起先念得还声音踉蹡,但越念越没劲,其他三人也都听得昏昏欲睡,哈息连连。
  好不容易等银国公念完了,赵元晖摆摆手道:“大小戒条要背得烂熟,掌门和掌门师伯会随时检查,到时没背过被罚去后山冰火之地做禁闭,可不要怨我没提醒你们。”三位听众点点头,子牙听着害怕,心说当时许师叔念了一百多个字我还没弄明白,这些戒条恐怕得上千字,当下便遇到了学艺生涯的一个拦路虎,不由怯生生地道:“请问大师兄背过这些戒条了吗?“赵元晖神色尴尬,转移话题道:“只要老老实实学艺,不触犯门规,掌门和掌门师伯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言下之意是我也没背过。
  秦敬诩也赶忙插了一句嘴:“大师兄,什么是冰火之地?“赵元晖瞪了他一眼,道:“想知道啊?那简单,你犯个错误自己去看看就知道了!”秦敬诩吐了吐舌头,不敢再问。赵元晖又道:“咱们昆仑派武功由浅到深,分为九重境界,入门先要学我们昆仑派的炼体功法,再学一套昆仑拳法,再学昆仑掌法,再学昆仑步法,再学昆仑心法,再学昆仑身法,再学八八六十四路昆仑剑法,学会了昆仑剑法按照进程,也大约十之七八了,就可以下山自行去闯荡了,要想得到更大的进阶,还要花费更多的光阴待在山上,我们昆仑派武功奥深莫测,学无穷尽,即便是学会昆仑剑法也不过才及格而已。”
  银国公突然问道:“你练到哪门武功了?”赵元晖听他言语冲撞无礼,连声师兄也不叫,心里有些着闹,不无炫耀地道:“我已经学会心法,等我心法有所领悟,我就可以学身法了,我看许师弟已经学到了步法了,也很不错,秦师弟和华师弟要从炼体开始,可要勤奋,不可荒芜功课,听到了没有!”华秦俩人见他小大人一样,倒也不敢轻侮,只得乖乖地应声称是。赵元晖道:“华师弟还没有宝蓝袖箭服是吧?”子牙小心翼翼地问:“什么是宝蓝袖箭服?”赵元晖用看笨蛋一样的眼神看了他一眼,道:“没看我们都在穿着这样的衣服吗?回头找我娘……呃……秦师弟,你带他找掌门师伯登个记,到库房领两件,倒换着穿,别脏兮兮的,丢我们昆仑派的脸!”
  子牙道:“我再问一句,那么教我们功夫的师父是谁啊,他厉害不厉害?”赵元晖道:“你怎么什么都不知道?我们昆仑派向来只能有两位师父,只能是掌门和掌门师伯,其他的人是没有资格作师父的,当然,传授些基本功夫是可以的,比如拳法、掌法什么的,但是再高深的功夫就不得私自传授了,不然许师弟何苦大老远地赶到这里!”
  说到这里,银国公瞪大眼睛道:“你瞎说,我才不要留在山上呢,我爹说,我在这里拜完了师父,就可以了回京城了。”赵元晖气哼哼地道:“这是我们昆仑派祖师爷留下来的规矩,你爹可没有权利更改!哼,其实我刚才说可以私下传授些拳法掌法什么的不过是客气,严格来讲,你爹妈是没有资格传授这些东西,就你还想拜了师父就回去,回去干什么,让你爹教你么!”银国公听他连师叔也不叫了,以“你爹”呼之,轻蔑之意十足,不由小少爷性子发作,道:“你算个什么东西,不要仗着你爹和你娘是掌门,就狐假虎威欺负人!”赵元晖最忌讳的就是别人提这事,他年龄比众人大着三四岁,心思更为缜密,这下动了真怒,却不显山不漏水地道:“我看你小子今天气儿就不顺,三番两次找茬是吧,好,那今天就算我什么也不是,咱俩较量较量,被揍的可别哭鼻子找爸爸妈妈。”
  银国公受不住激将,立刻道:“打就打,谁找大人谁就是孬种!”赵元晖等的就是他这句话,对子牙和秦敬诩道:“我们师兄弟要切磋武艺,你俩不要多嘴多舌!要是我听到什么风声,我饶不了你们两个!”华秦二人见他恶狠狠的眼神,不知该如何反应。那边厢俩人已经开打了,赵元晖身高体大,比银国公高半个头,使起昆仑掌法虎虎生风,配合着八卦步法,居高临下把银国公团团围住,只见他一招“大雪初晴”,双掌平拍,开阖之间,倒是有模有样,银国公也是同样的一套昆仑掌法,但比起赵元晖从声势上就逊色太多,但是毕竟对昆仑掌法十分熟悉,倒也不至于无法应付,他一招“雾锁半山”,扎稳了马步,呼喝一声一掌拍出,也是有几分功底。
  赵元晖的年纪毕竟比银国公大个三四岁,不但个头和身体差距十分明显,就是在功力上也深厚许多,银国公从一开始就只有招架之功,毫无还手之力,即便是他用出再精妙的招式,但赵元晖力量强大,招式之间暗劲涌动,可不是银国公粗浅的暗劲可以比拟的。几招下来,银国公只觉与他接触的地方,俱都十分疼痛,心下不由慌张起来,但他不甘心认输,依旧忍着不断出招抵挡。赵元晖也有些无奈,双方用的都是昆仑掌法,往往他一招使出,银国公马上就会做出最恰当的应对,看样子许氏夫妇平日来没少训练他,虽说打来打出自己净占便宜了,但是想要立刻决出胜负,还是有点困难,好不容易觑了一个机会,赵元晖一招“天昏地暗”,双手锁住涂抹股双肩,就要把它摔倒。
  银国公不甘心被摔倒,小脸涨得通红,突然之间,全身真气涌动,竟然生出反震之力,正是当时跟子牙打斗之时激发出来的内家真气,这真气只要一次激发出来,掌握了窍门,以后便很容易施展。庚子衿本拟等大典之事结束再好好教导儿子,所以也没跟银国公提这事,没想到银国公无意间再次将内家真气触发了出来。赵元晖双手把持不住,居然被他挣脱,他“咦”了一声,十分诧异地道:“好小子,怪不得这样嚣张,竟然修炼出了内家真气!哼,你以为这样就行了吗?看我的!”说罢,提气凝神,口中吐纳,也是脸色涨得通红,随着一声轻喝,他全身衣袖激荡,竟然微微涨起,再用出昆仑掌法,居然虎虎生风。原来,赵元晖是在去年修炼出了内家真气,他极为聪慧,又在赵丰殷荆丰仪夫妇的悉心调教下,到前几天终于掌握了内家真气激活的窍门,这是他的杀手锏,本来不想用出来,但是看到银国公年龄比他小,居然也会,心中出现了较量的心思,更有一种感觉,可能现在的赵元晖也没有意识到,那就是嫉妒。
  赵元晖内家真气虽然不能持久,但也已经足够了,银国公真气一出,全身热汗淋漓,他已经开始有些脱力了,眼见赵元晖如同猛虎一般的招式袭来,他再也无法抵挡,这场比试很快就结束了,一掌拍在银国公左胸,银国公噔噔噔地后退好几步,脸色变得煞白,连气也透不过来。赵元晖散去真气,脸色冰寒,上前一脚,补拍在银国公小腹,直打得他面孔扭曲。赵元晖上前抓住他前襟,厉声道:“哼,就这点能耐也敢对大师兄不敬,我这是教你做个师弟就要有做师弟的觉悟,听明白了吗!”
  银国公当初跟子牙打架的时候占尽先机,没想到风水轮流转,这才隔了几天,马上轮到自己,他现在既是身上痛,更是无法受辱,一口口水向赵元晖吐去,赵元晖没有提防,顿时被吐了个一脸,这彻底激怒了他,喝道:“小子你这是找揍!”一拳捶向他心窝。子牙和秦敬诩没想到两人死掐起来,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
  正在这时,突听的一个声音道:“元晖,还不住手!”一道身影忽的闪过,从赵元晖手中夺过银国公

相关阅读

最新资讯

推荐资讯

本站推荐

  • 服务器名称
  • 服务器地址
  • 开区时间
  • 游戏线路
  • 客服QQ
  • 版本介绍
  • 详细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