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分紧急之际

发布于 http://www.haosf.li 2014-2-22 10:14:00  有1033人阅读  收藏网址  分享网址  
巨鳄扑过来,就要来抢天放和慕容雪,巨鳄和,想要逃避,已无退路,二人不由得都闭上了眼睛。
  
 绝处逢生
     绝处逢生
  正在,突然,“嗖”的一声,斜刺里飞来一支银白色的羽箭,带着“呼呼”的破风之声,不偏不倚,正好射中了那巨鳄的左眼,箭尖至柄,顿时将巨鳄的左眼射破,殷红的鲜血顺着巨鳄的眼角流了下来。
  巨鳄顿时失去了方向感,停止了对天放与慕容雪的攻击,二人早已经惊出了一身冷汗,迅速向后跃开。巨鳄悲啸一声,将长长的脑袋用力一甩,撞在树干之上,竟然将那只插在它左眼里的羽箭给硬生生的折断了,“嚓”的一声掉落在三尺之外。
  巨鳄左右甩动了一下脑袋,歪着头用仅剩的右眼瞧了半晌,发现了天放与慕容雪就在不远处,又向二人追了过来,这次追赶的速度比之前快,瞬间便到了二人跟前,“嗖”又是一支羽箭飞来,这次也是不偏不倚,射中的是巨鳄的右眼。
  这射箭之人射术之精,真是令人叹为观止,隔着较远的距离,竟然能射中在奔行中的巨鳄的眼睛,放眼整个江湖,恐怕也没有几个人能够做到。
  “畜生,今天终于让我把你给制服了,你的死期也该到了!”一个略显苍老的声音在一篷乔木之后响起,天放和慕容雪不由得同时向乔木看去。只见一个满头长发、满脸胡子拉碴、身上围着树皮的人从乔木后面走了出来,天放和慕容雪一见此人,都不由得吓了一跳,身不由己的向后退了几步。
  来人手里拿着一张大弓,走近那犹在咆哮挣扎的巨鳄三尺之处,将手中的巨弓举了起来,在弦上同时放了三根羽箭,用力一拉,很轻松的就将那张巨弓拉得全满,一松手,三支羽箭同时射出,分别以不同的方位,射向那巨鳄身体的各个部位,“噗噗噗”三声在同一时间响起,三支羽箭射中那巨鳄的身体。
  那巨鳄甚至来不及挣扎,就已经倒在了地上,抽搐了几下,便不再动弹了。
  那人走到死去的巨鳄跟前,伸出左脚踢了踢巨鳄那长长的尾巴,见巨鳄并无动静,伸手拔出巨鳄身上的三支羽箭,就要离去。天放和慕容雪惊魂未定的看着这一幕,这时见那人要走,天放紧走几步上前,喊道:“前辈,请留步!”
  那人听见有人叫唤,愕然回头,看着天放二人,天放忙抱拳道:“感谢前辈的救命之恩!”
  那人并不答话,只是翻着一双白眼看着天放,咧开嘴怪怪的一笑,出其不意的突然伸出左手,一把将天放提了起来,天放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被那怪人提起,顿时双脚落了空,兀自在空中乱踹,口中不自主的喊道:“前辈,你干什么,快放我下来!”
  那人双眼定定的看着天放,道:“说,你们是什么人,怎么会到了这里的?”
  天放边挣扎边道:“前辈,我们是从这山崖上掉下了的!”
  那人嘿嘿一阵冷笑,道:“小子,你想把我当作三岁的小孩子耍啊,从山崖上掉下来,你早就粉身碎骨了,你骗谁啊?”
  天放忙道:“前辈,我真的没有骗你,我们真的是从山崖上掉下来的,而且我们是掉进了湖里,差点就被那头鳄鱼吃掉了!”
  见那人满脸的不信,慕容雪忙走上前,道:“前辈,是这样的,我们是遭到奸人的暗算,从山崖上被打落下来的!”
  那怪人一听慕容雪说是遭到奸人的暗算,脸色突然显得阴晴不定,一会儿悲愤,一会儿痛苦,突然睁大眼睛看着慕容雪,厉声道:“你说你们遭到了奸人的暗算,那你说说看,你们遭到了谁的暗算?如果你们胆敢欺骗于我,我定叫你们如那畜生一般,死无葬身之地!”说完,用手指了指那已经被射死了的巨鳄。
  慕容雪见那人声色俱厉,吓了一跳,不由自主的后退一步,忙强自镇定心神,道:“前辈莫急,请听我说,我们本是从胡族聚居之地来的,可是却遭到暗算,被打落山崖的!”
  怪人怔了怔,道:“胡族聚居之地要到外界去,必须要经过上面这两座山崖,而且还得从铁索上坐木箱方能出去,难道你们乘坐的木箱被人击碎了!”
  慕容雪道:“对呀,前辈果然神机妙算,一说就中,我们坐着木箱就要离开胡族聚居之地,哪知正行至中途,木箱突然被人用刀强行砍碎,我们就掉了下来,原以为会摔得粉身碎骨,没想到我们侥幸的掉在了水里,捡回了一条命!”
  怪人听慕容雪说完,显得非常的激动,急切的问道:“你们遭到谁的暗算?快说!”
  慕容雪道:“前辈,我们是遭到了胡族的族长乌康齊的暗算,才被打落深渊的!”
  怪人一听“乌康齊”这个名字,突然变得暴怒起来,恨恨的道:“乌康齊这个卑鄙小人,他根本就不配做胡族的族长,简直有辱胡族老祖宗的威名,我原本以为他已经死了,没想到他居然还活着,继续干些伤天害理的事!”
  慕容雪问道:“前辈,你也认识乌康齊吗?”
  怪人狠狠的道:“我与他何止认识,简直是熟得不能再熟了!”
  慕容雪道:“前辈此话怎讲?”
  怪人嗫嚅着道:“我……我与那畜生是亲兄弟!”
  天放与慕容雪都不禁吃了一惊,怪人说完,叹了口气,自言自语道:“唉,我真是羞于与他是兄弟啊,乌康齊还是一直在做伤天害理的事,这个畜生,他迟早会遭到报应的!”
  怪人说完,继而看着慕容雪与天放,问道:“你们是怎样到达胡族聚居之地的?”
  天放见问,忙将自己怎样与母夜叉进入黑瘴河,慕容雪又怎样冒充圣女,救了他们的经过一一给怪人说了!其中说到他与母夜叉在黑瘴河中的一节,慕容雪脸色显得很是愠怒,狠狠哭瞪了天放几眼。
  怪人道:“其实所为的圣湖,只是一个普通的清水湖罢了,之所以叫做圣湖,完全是乌康齊那个畜生为了蒙蔽其他人而臆造出的一个幌子,那圣湖根本就没有什么报应之事!可惜我不能出去澄清这个事实,我真是没有用啊!”天放这才明白,原来,那圣湖根本就没有什么,自己和母夜叉却差一点因此而送了性命。
  怪人说完,竟然如小孩子一般“呜呜呜”的哭了起来,天放与慕容雪不知道怪人为何哭泣,一时不知如何是好,慕容雪心思比较细腻,忙柔声问道:“前辈,你为何哭泣,如有何伤心事,大可以说出来,一吐为快!”
  怪人止住哭泣,答非所问的道:“我原本以为我就要在这个地方终老一生的,没想到上天对我不薄,又送你二人来与我做伴,就算我不能出去这个地方,此生也没什么遗憾的了!”
  天放听怪人如此一说,心里顿时凉了大半,忙问道:“前辈,难道这里真的与世隔绝,没有出去的路了吗?”
  怪人反问道:“如果有出去的路,我还用得着在这里一呆就是年,过这种不见天日的生活吗?”
  天放道:“前辈,看得出,你一定是一个世外高人,可否方便告诉我们你是怎样被困在这里的,好吗?”
  怪人道:“无妨,我可以告诉你们!”清了清嗓子,继续道:“年之前,在江湖上有两个亲兄弟同时成名,他们一人使刀,一人使剑,二人各以一手成名的绝技打遍天下无敌手,称为‘大漠刀剑双雄’,这‘大漠刀剑双雄’其中的一人就是我,而另外的一个人,就是乌康齊,我则叫乌康飞,与乌康齊是共母同胞的兄弟,我是大哥,乌康齊是弟弟,我们都是胡族之人。”
  “我们兄弟二人一起出道江湖,在武林中扬名立万,虽然我兄弟二人是同胞兄弟,但是由于天生体质不同,乌康齊的武功,总是要稍逊我一筹,饶是如此,我这个做大哥的,总是护着自己弟弟,从未因为乌康齊的武功不及我而瞧不起他!”
  “恰好此时胡族的老族长詹易升由于年事已高,而且体弱多病的原因,即将辞去族长的之职,而新的族长,则由我与乌康齊二人当中推选出一个,而我作为大哥,武功又在乌康齊之上,当然是族长的不二人选。”
  “乌康齊虽然表面不说,却暗中因此怀恨上了我,而我却还蒙在鼓里,他竟然卑鄙无耻与魔教的教主司马南广狼狈为奸,司马南广答应他把我消灭之后,就让他做胡族的族长,但胡族得受屠龙会的控制。”
  “乌康齊与司马南广两个狗贼突然发难,在我不备的情况下,合力将我打下这万丈深渊,乌康齊也顺理成的做上了胡族的族长,胡族一族因此也成了魔教利用的工具。”
  “这年以来,我一直在这不见天日的地方

相关阅读

最新资讯

推荐资讯

本站推荐

  • 服务器名称
  • 服务器地址
  • 开区时间
  • 游戏线路
  • 客服QQ
  • 版本介绍
  • 详细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