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有些想逃避

发布于 http://www.haosf.li 2014-3-19 13:56:00  有954人阅读  收藏网址  分享网址  
 三封能回到醉夜坊,为了让三封回来玉京不知道去求了释梦多少次,每次得到三封的消息玉京心中都是说不出的欢快,就像一个听故事的小孩,不断期待着故事的结局是什么。
  每一次得到三封的消息玉京心中便多了一些欢快,日子久了仿佛生活又有了期待,每日闲暇的时候玉京都想象着三封现在的样子,三封那瘦小的身影,三封面对苦难时的坚定,还有三封不曾变化的本心。
  这段岁月玉京每天都很充实,只要有机会玉京机会去试探释梦的态度,直到有一天释梦答应让三封回到醉夜坊,但是那一天玉京纠结的失眠了,若是让三封回来玉京需要出钱来支付,那个数目让玉京一时不知道如何选择,即使她这些年颇有收入,她也没有那么多的私房钱。
  玉京原本打算这两年找一个可靠地男人,然后用自己的这些私房钱来赎身,回到乡下过着普通人的日子,这是玉京的曾经的一个梦想,此时玉京没想到遇到这种事情,她舍不得三封,有三封的地方就有依靠,就有明天。
  二天玉京还是去见了释梦,玉京还带着自己多年来的私房钱,释梦这才答应让三封回到醉夜坊。
  看着玉京难过的样子,三封还以为玉京对以后的生活没有希望,三封下定决心已定让玉京过上幸福的生活,让玉京想普通人一样有着自己的孩子和丈夫。
  此后的数月三封经常被安排为玉京送饭,三封也曾想同其他人换一下,但是其他都不同三封换,这让三封心中疑惑不解。
  可每次道玉京房间三封总能看到一些陌生的男人,有的时候着三封甚至看到一些男人将手伸进了玉京的衣服之中,有的时候着三封进入房间时看到是玉京穿着散乱的衣服,而她的床上还躺着陌生的男人。
  面对这样的情况三封放下饭菜就离开了,没有看玉京更没有看那躺在床上的男人,就如同不认识一般,他不是逃避而是不想让玉京尴尬,每当这个时候三封尽量让自己内心平静下来,三封明白愤怒和焦虑仇恨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只有冷静的才不会被其他情感冲昏头脑,也只有冷静才能让三封做好自己手中的事情。
  就这样的生活三封又面对了几个月,三封由最初的愤怒痛苦到了最后的平静,最后变得超脱,心境也不在沉浮而是水一般的柔和,就像南山村里的月梦湖那样澄澈干净。
  这日三封仍然像往日那样端菜招呼客人,突然听见喧嚣之声,似乎有人在争吵。
  这让三封很意外,在醉夜坊你可以热闹,但是你很难发现争吵,这是三封几个月的观察的结论。
  三封随即循着声音来到热闹处,释梦正在和一个男人争吵:“你没有钱就敢来这里玩,玩了我的姑娘之后还想一走了之。”释梦平静的道。
  释梦虽然没有生气,她平静的话语中却让人感觉的道到无法言语的冷酷,她看着那个男人的眼神中似乎是怜悯,对就是怜悯,就像看着地上一条随时可以被她处死的狗。
  “谁说爷不给钱,是你们想讹诈我。”那个男子看着越来越多的人聚到身边他心中也多了几分胆气,他想醉夜坊的人也不敢在众人面前把他怎么样,况且当他看到醉夜坊的老板竟然是个娇小的女人,便多了几分轻视之心。
  “大爷刚才给了你们姑娘银子了,你们是黑店,看我一个路过陵城的商人,便想讹诈我身上的银子。”那男子此时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他心想看你们能把我怎么样,你这么漂亮的女人还不是被人玩,他甚至不怀好意的朝着释梦饱满的胸脯,纤细的腰肢还有纱裙下隐隐欲现的细腿看看。
  当他看到醉夜坊的李思思时他那身下的玩意竟然还剧烈的昂首,仿佛一只很久没有迟到食物的饿狼看到一只弱小的绵羊,当看到胡小蝶玉京的时候那匹饿狼显得已经饥饿了很久,那男人的标志又兴奋的摆弄了几下,它很想去征服很想扑倒绵羊身上。那个男人光着身子,无所谓的看着众人,他知道自己的没有穿衣服,知道自己的那玩意很饥饿,但是他却感到很兴奋,他甚至还得意的自我摇晃了几下,他很为自己下半身的强壮自豪。
  面对那男人的非礼胡小蝶面无表情显得很是平静,仿佛根本没有把他当男人,更或者说她对那玩意根本不在意,而玉京只是浅浅的笑了笑,玉京觉得这很正常,那时那人应有的反应。那男人看到胡小蝶原本有些兴奋的小弟立刻萎软了,胡小蝶在他的印象已经由一支艳丽的花儿变成一根冰冷麻木的木头,他可不想自己的身下压着是一根木头。
  他立刻将目光转移到玉京,他那原本有些没有兴致的小兄弟立刻变得有些兴致勃勃,就像在空中的秋千,不断的到达一个有一个高点,每一个高点都刺激兴奋着他的神经,玉京在李思思胡小蝶释梦中不算太漂亮的缺陷立刻变得消失无踪,玉京让他感到温柔,让他感到一种兴趣,一种害羞而躲避却又迎合的乐趣,他此时只想到征服。
  “真他娘的恶心,你是个什么东西,你都不知道自己怎么死的,竟然敢打老娘的主意。”那男人被李思思的不屑的讥诮吸引住了,他觉得心中有股气。周围的人要么对他指指点点要么对他掩面害羞,他心中那种与众不同的情感让他觉得愤怒,他觉得一个青楼的技女怎么能辱骂他。
  “臭表子,老子早晚要干、死你。”那男人来到李思思的身边指着她道。到了这个时候三封也知道这个男人有些色厉内荏,李思思的辱骂让他觉羞怒,但是却又不敢真的动手打李思思。三封也很好奇,释梦会怎么处理这个男人,他一点不同情这个男人,三封甚至有些厌恶这个男人,三封最恨的是欺负女人的男人,女人依靠身体赚钱本来就不容易,这个男人不给钱反而想闹事。他相信好戏将要开始了。
  “来人给我把他打死,把那个姑娘叫来。”释梦指着那个还晃动着小弟弟的男人平静的道,她显得很认真和冷漠,仿佛打死的不是一个人。
  醉夜访的一众奴仆对那男人进行全力的殴打,刚才还嚣指指点点的男人很快倒身在地,他脸上眼角鼻子嘴角都沾了血迹,他肿胀的眼睛看着释梦,眼中充满畏惧,他完全没有想到释梦这样一个瘦弱的女人竟然会真的让仆役对自己下狠手。这样狠戾残暴的手段让他有些害怕,就像面对一头凶猛的老虎。54 残暴的女人(二)
  “各位都是常来这里的客人,各位都知道我们这里的规矩,只要给了钱想怎么玩都可以。这里很多都是我们这儿的熟人,我们店里的信誉你们是最清楚的。”那些看了一场好戏的老爷们也都议论纷纷,都点头称赞醉夜坊的信誉。那些路过陵城的过客一听周围的那些客人这么一说,他们原本有些怀疑的心变得平静下来,
  “丫头你把情况给大家说一下。”
  “这个臭男人要我赔了他很长时间,我伺候他很长时间他却想不给钱就走,我拉着他不让他走,这个男人就伸手打我。”一个女孩将带着手指痕迹的脸颊展示众人看。
  所有的人都开始对这个男人指指点点,就连刚才有些怀疑醉夜坊的过客对他充满了不屑,他们那颗心彻底的平静了下来。
  “把他带到后院。”
  三封也跟着释梦来到后院,释梦道:“将他给我往死打!既然敢来这里撒野,也不撒泼尿照照自己是什么样子。”
  “先把他的腿给我打断。”那个男人顿时惨叫了起来,三封感到一阵眩晕,刚才还得意洋洋的男人此时变得竟然会发出这样的惨烈的叫声。三封感到世事无常,仿佛村子出祸的那天,那天早上他还是很兴奋的离开了家,当他再回到村子时所有的亲人都不见了。三封感到释梦的狠戾冷漠残酷,释梦在他眼中不再是妖媚工于心计放荡的名词,从此三封更觉得她是个危险的名词。
  那个男人原本有些兴奋的玩意在挨了打之后突然受到刺激,突然一个男人的顶点被突破了,一股白色的液体突然飞到空中,喷射道了一个仆役的脸上,众人一时都愣住了,很快那个仆役明白发生了什么事,知道自己脸上的是什么东西了,他手里的棒子就像有了生命一般,打在那个男人身上发出怕怕的响声。
  “你真让我恶心,就你这样的没胆气怯懦的男人竟然想打我的主意。”释梦话说的很温柔,就像情人间的细语呢喃。三封却感到一阵恶寒,看似温柔的释梦却做着让他想赶紧加紧双腿的动作。
  释梦伸开双脚踩到那男子的裆部,这时有的人显得有些兴奋,而有些人则看上去有些不忍,而三封就是其中之一。
  片刻之后只听见一声爆裂之声,那男子的裆部伸出丝丝血迹,三封也捏了捏拳头,他平静的心有些愤怒,他想冲上去将释梦打倒。
  释梦看见三封紧握的拳头满意的点了点头,随即道:“将他给我扔出去,你们记着只要是那些想在醉夜访白玩的就是这样的下场。”
  三封回到自己的房间,心中有种难平的怒意,他有些控制不住自己,他把脸都埋在水中,三封只想让水的冰凉来清凉自己浮躁的心。
  三封抬起头擦了擦脸上的水珠,心中有些感慨,这些天的经历似乎像几年那样漫长,有些事都是自己不得不面对,有时他。
  三封想到隆华仁,或许此时的已经知道自己父亲的去世的消息,他是不是还在某个酒楼做个小二,他是不是仍然能放下这些亲人的离世。
  三封有时真的有些羡慕隆华仁,能将这些情感放下,做一个自在的人。内心的煎熬让三封也成熟了许多,他觉察到了自己的变化,这种变化是什么他自己又说不出来。
  这天晚上三封正在为客人上菜,一个仆役叫三封道释梦的房间去。
  三封也有些诧异,在醉夜访还没有几个人能进入释梦的房间,三封也有些好奇释梦的房间会是什么样。
  三封推开房门的瞬间有些失神,他没想释梦的房间布置的是这样的温馨典雅,进入其中有种说不出的宁静之感。
  在一扇窗户前安置了张桌子,坐下来正好可以看到远方青翠的山脉,几株盆景放在了旁边,香炉里散发出来的清香让三封很很的吸了一口,全身只觉得一种说不出的放松。
  “ 对于今天的事你怎么看?”释梦道。
  三封仔细的斟酌一会觉得还是按照自己的心意回答:“那个男人虽然有些过分,他只是没有付钱而已,没必要这样对打他。”
  “你是觉得我有些残暴是不是。”释梦盯着三封道。
  面对这样直接的话三封一时也不知道如何面对,就在犹豫的一瞬间只听释梦道:“你 改变了许多,你今天的表现我很满意。”
  三封纳罕道:“满意?”三封有些疑惑不解道“为什么这样说?”
  释梦站起身来到窗户旁边看着窗外道:“如果可以回到当初你是否会跪下来求我?”
  “不会!”三封坚定的道。
  “为什么?”
  “如果我为了活着而讨好你,以后我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子”
  “你是想保存自己的尊严么?”
  “我只是想坚定的守候自己的人生。”
  “今天你明明很生气愤怒,为什么又不敢站出来反对我?”
  “你的拳头我的很紧,为什么又要松开。”
  三封有些意外没想到自己的行动都被释梦注意到了。
  “我就是站出来反对你你会放过他么,我不但是我一个人,还有玉京姐姐,我不能照顾好她,只能尽量为她减少不必要的麻烦,况且那样的人救了他他会感激我么?”
  释梦道:“很好,你变化了不少。”
  三封自嘲道:“谁不会变化呢?有时变化并不一定会改变自己的内心。”
  “你为什么要对我说实话?“释梦转过身来看着三封,她的那双妩媚的眼神中充满了好奇。
  三封也迎着释梦的目光道:“如果你真的想对付我,我没有丝毫的放抗之力,虽然我得罪过你,但是已经过了这么长的时间我却没有收到特别的伤害。”
  释梦看了三封三封知道她对自己的回答不满意,叹了

相关阅读

最新资讯

推荐资讯

本站推荐

  • 服务器名称
  • 服务器地址
  • 开区时间
  • 游戏线路
  • 客服QQ
  • 版本介绍
  • 详细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