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不用相互怀疑

发布于 http://www.haosf.li 2014-4-1 10:59:00  有939人阅读  收藏网址  分享网址  
 
  双手一拍,喜道:“好主意,这样,也不用左右为难,天来做主,甚妙甚妙”。当下找来稻草做香,水果为祭。九灵珠恢复成人身,十一人一齐叩首,拜天地,结金兰。
  道:“日后我等变已兄弟姐妹相称,若谁有背叛之心,我孙拳掌当下便不留情,若谁深陷危难,我孙也首当其冲。总之我孙本是没有什么福气,唯一的福气就是与你们做了兄弟。”众人见说得诚挚,都点头,拍手道好。
  “我等原以大哥为首,但现在又多了两个兄弟姐妹,该如何排才好”说话的乃是九灵珠最小的妹子。话虽说得有点‘分家’一般,但却是童言无忌,九灵珠的八人均不放心上,都不约而同的看着和紫兰。
  “我若做大哥,定是没有什么本事,我若做最小的,又不服气在女子之后,这样吧,我等比试来决定罢了”说得直接,九灵珠当下也不觉得尴尬。
  九灵珠大哥便道:“这样也好,那便等兄弟修养几日,再来比试”。
  知道这九灵珠的大哥为人处事均是以公平无私为原则,从不贪人一分一毫,当下也不逞能,况且九灵珠有多大的本事,自己都还未摸清,尤其是他们肉身与元神分离那本事,便让佩服不已。
  紫兰的药效果然厉害,虽受了不少苦,但也彻底的将四大的惩戒佛法给消除。
  九灵珠指派了他们的大哥参比,紫兰对排名本无争夺之意,决定做最小的妹子,本是逞强好胜之徒,但见比试就一人,不免有点扫兴。
  “我等现在已经是兄弟,若是动武不免有点缺了情谊,不如便来比试一个飞天吧,就比试谁飞得高,高者为胜”。说道。
  九灵珠大哥道:“也好,就按照兄弟来做,我虽没有争贤之意,但是我身为几个弟妹推举,若不全力以赴,就辜负了他们的心意,若侥幸胜了,兄弟你还得多多包含才是”。
  笑道:“你这做大哥的还真是小看了我孙,我虽本事不济,但我胸襟却不没那么,咱们比的是本事,输了便是输了,赢了便是赢了,若是因为一个小小的比试,日后在背后多说闲话,这样的兄弟不交也罢”。
  “兄弟说的是,是兄弟我多想了,好吧,我两以树叶落地为始”话毕,九灵珠大哥食指一点,一道光速在叶梗打中,光束一中叶梗,便消失不见。
  心道:“这九灵珠大哥果然法术高强,如此控制力道,不大不小,刚好打落叶梗,若是换做我老孙,估计一棵树都给刮没了”。
  几乎同时,当叶子触碰地面那一刻,地上‘噗’一声如鬼魅一般消失原地。
  身怀上乘佛法金刚赋,体内法力雄厚,起步极快,不料那九灵珠居然与其平肩而飞,当下心道:“果然有本事,我当我孙道行极高,原来只是不曾开过眼界,天外有人,人外还有天,羞愧啊”。
  地面上的9人均法力不低,但能看见的也只有两到光束,一道九灵珠大哥的紫芒,另一道就是的金芒,其中夹杂些许白光。众人都是惊讶道:“金色乃是佛家本色,那乳白的在妖类几乎少见,一般均为上乘道法,若不是道法在妖类中白色也是法力极强的表现。
  不到一刻钟,便看见前方烟雾的缭绕,似有光雾笼罩一般,若是见识多,眼前就是天界与凡间的结界,天上一天,人间一年,当进入今天以后,一年的心跳在天界仅仅就是一天。
  如此的身体机能,没有强大的法力,冲破次结界就会心跳过慢,至此身体血液的不循环而死去。因此法力低微的妖魔若想冲破天界的结界,只怕还需多修几百年才是。
  身子停滞一下,随后便冲进了光雾之中,原先两者并肩,在进入天界之后,便落后了些许与九灵珠大哥了。
  其中原因便是,九灵珠每到一定时候,九珠升天,飞过的高度,远不止这点,而久居凡间,初次遇到天界结界虽有通天本领,却不能很快适应,因此在进入天界那克,忽感身体稍微不适应。
  好强之心大盛人,眼见对方便要拉开距离,心下着急,催足了气力,身子再次加速。
  九灵珠大哥原以为是有些本事,但是相比自己还有距离,只想自己将距离拉开之后让知难而退,开始自己使出不到一半的实力,尚能追上,在进入天界以后再使出八分的实力,却不见落后,眼下居然还将距离慢慢拉近。
  心道:“我若是今日不付全力,若是因此而输,到时丢了我们九灵珠的脸面,若是我全力以赴,尚且输了,认他做大哥,输赢倒也心服口服”。
  但见面前云雾缭绕背后有着一座气势磅礴,仙气浓郁的大门,那大门门前却有三个玉石大字‘南天门’。燃灯祖佛说过,九重天外天,而南天门就是天界其中一个门。
  九灵珠早已看见,但现下比试自己全力以赴,若是天界派出天神前来干扰如何是好?当下应该赶紧拉开距离,最好在九重天以后将甩开,让他早早认输才是。自己已经使出全力,依然在后面紧跟,似乎距离却没怎么拉开,反倒是慢慢拉近。
  天界内
  “奏!王母娘娘,南天门飞过两个妖仙,身份不明,已经向上面飞去,速度奇快,不曾看见面目”。
  王母听之当下大惊说道:“千里眼何在,速速给本宫看来”。
  那千里眼眼中白光大盛,似乎空洞一般射出,不到几息,千里眼说道:“奏,王母娘娘,一位乃是佛家弟子,只是他相貌奇特,毛脸雷公模样,颇像凡间的野猴。另一个乃是一个妖怪,相貌也是颇为奇特,紫色人脸,但却张着一对牛角,身材雄壮魁梧”。
  王母道:“四大天王何在”?
  片刻,四位身穿金甲,肤色有青,有红,有蓝,有黑,均是眼如铃铛一般突兀。手中法器更是奇异,有那宝剑的,这倒不稀奇,却又那青蛇的,又有琵琶的,更有大伞的。
  四神同时说道:“四大天王参见王母娘娘”。
  王母娘娘道:“千里眼查看,现有两妖仙已经飞上二重天,命尔等快快将此两妖给缉拿,我倒想知道,那里来的胆大妖孽,竟然欺到天界来”语气极有威严,四大天王无不郑重其事。
  在进入二重天以后,便感觉自如,气力周身流畅,与那九灵珠大哥慢慢拉近,终于在三重天与其并肩,在多半刻,便可超过。
  突然心中砰然一动,感觉到四股强大的气正在靠近,心道:‘难道天界已然派人来了,不好!我两只顾比快,却不知不觉已经闯入天界地盘,看来今天比试就此作罢,等我将四人拖住,让九灵珠大哥将几位弟妹给安端好”。
  对九灵珠大哥说道:“几位弟妹就叫给兄弟你了”。那九灵珠大哥还不曾反应过来,便见居然掉头,折返下方去了。
  当下追了下来,在最下半刻钟后,才发现下面的五人已经打起,其中一位便是,九灵珠大哥心道:“这心怀情谊,以我等安危为主,为了给我拖延时间安置弟妹,浑然不顾自己的安危,我看他以一敌四,居然不落下风,相比道行应该在我之上,惭愧,惭愧”。
  于是试了一个隐身法,慢慢的飞过五位身边。若是速度极快,九灵珠身上的气息便给天界发觉,到时候自己的在场反倒是一个包袱。
  20 金箍棒2
  对于治水却是一窍不通,大禹倒是治水多年的老手,不会也不逞强,当下说道:“我只是派遣过来前来帮助,至于如何治水,我只能出力,却不能给你法子,天机不可泄露,凡间的灾难还需尔等自己解决”。
  如此一说,虽有道理但是大禹心里却更加怀疑,这天神如此毫无声息的降临,来得如此简单,安静却又不显真实面目,是真是假,难以判断。
  眼珠子咕噜一转,身形鬼魅的在大禹周边转了一圈,大禹丝毫没有反应,只听‘砰’巨响,房子一般大小的大石被大个粉碎,还是在十多丈以外发出。
  滚滚浓烟消散过后,只见一个瘦小的身躯,立在烟雾之中,手持一根六尺铁棒,大禹惊讶道:“大仙法力无边,真让我等大开眼界”心下欣喜不已。
  目前洪涝漫延到了半山腰,须得在山与山之间开通渠道,排入江河,在流入大海,如此一条条疏通如此引导水流,才能将洪涝排除。而凡间人力有限,只有开山凿石,数年却不曾开通一道,这便是洪涝堆积主要因果。
  于是大禹将自己的想法一一道来。因此希望能够帮助自己将说道打通,排出洪涝。
  “大禹兄弟,上天派我前来治水是其中一个原因,还有其二便是将这原本属于神界的神铁给带回去,因此希望.....治水完后这神铁便要送回神界了”,淡淡道。
  大禹只知道这神铁乃是时期流传下来500多年,却不知来历,这神铁除了能变长变短以外,也无其他奇特之处,目下能用的就是测量水深罢了,只要能将洪涝排除,大禹也不可惜这怪铁。
  “只要大神将洪涝排除,这神铁只当送上便是。不过前提是将洪涝给排完,这神铁才能送回神界,毕竟它是测量水位的重要器具”大禹说得诚挚,听得欣喜不已。
  只要有了这铁棒,别说开凿水道,让他将山全部移开都不是问题。
  “大禹兄弟,现在就可以开始了,这神铁得我来使用,排水的事情才事半功倍”笑道。
  大禹欣喜只想早点看到成效,便说道:“就依大神所言,我们便开始吧”大禹指着远处两山之间的连接处这里要断,又指另一处说道,这里要通。还有这里,这里。就被他指得转昏头。
  “大禹兄弟,你就没有一个草图,你这般说得我好不心烦,如此说法你说得千里之外,我也要看到千里之外吗?相当的不清不楚”有点不耐烦了。
  大禹道:“大神说的是,我只是凡人一般,没有大神通天本领,自然看不到千里之外,有心却无力,哎......”。
  治水十余年,大禹几乎一直就在失败中酿制。好在对人对事都是尽心尽力,才一直在首领位置不曾下来,二来其他人也有想做首领的,但只要当下首领这治水的烂摊子就在肩上抗下,谁也不愿意接下这烫手山芋。
  恨得头皮发痒,左顾右看,将大禹身上的羊皮大衣私下一块,在地上捡起一块黑乎乎石块,一个筋斗翻进云中。
  大禹只道他弃我而去,甩手不干了,心道:“天神也不眷顾他的子民了,看来天下就在我大禹手中灭亡了”说着泪水簌簌而下。心底难过至极。
  话说翻进云中却不是逃走,他停在云里,目下便是一片大山,将洪涝的山水一一划入羊皮之中,这样一来大禹便依照画图中的地方来指点,这样就不用飞到千里之外去了。
  “大禹!我回来了......”只见天边一个影子逐渐清晰,大禹大喜,站立起来说道:“大神,我在这,我在这”。
  大禹生怕看不见,使劲的挥手叫道。笑道:“这汉子有趣得紧,怎么说我也是‘大神’怎么会看不见”。
  将羊毛在大于面前一摆说道:“这样看,我将方圆100里的山都画在其中,不够再说”。
  大禹喜极而泣大声笑道:“够了,够了”。
  笑道:“你这人有趣,欢喜了你哭,难过了你也哭”。
  大禹不好意思的说道:“不争气,嘿嘿,不争气!”。
  大禹看看羊毛中画的最高的一座座山,便指着说道:“这画中的山便是这一座吗?”在他指引下一一指出。知道大概方位,至于要开始行动了。
  大禹指着最近的两座山说道:“有劳大神,将这两山中间凿开,不要太大,不然水冲的急,会将后面的山脚给冲垮”。
  心道:“这大禹不愧是治水多年的能人,这点都考虑周全,只怕给老孙我来,这排洪又一次变成灾难”。
  我空应声而飞在半空中刷了一个棍花,神铁徒然变长,‘轰隆’直插两山之间,那大禹见神铁如此之长,便犹如在洁白的衣裳划上一道横线。
  凌空使力,向上一挑,神铁插入太深,蛮力根本无法挑起,当下运气上乘佛法金刚赋。
  大禹在底下遥遥望去忽然金光大盛,犹如大日中天一般耀眼。喜道:“天神,真的是天神”于是双脚跪下,头不住的磕起。双手合十,虔诚祷告。
  “轰隆”再次巨响两山之间果然被挑起一道口子,随着水流冲击口子逐渐变大。
  大禹急道:“不好!这水冲力太大,山腰土质松散,只怕山的那边要被淹没”。
  也看见其中变化手中神铁在山顶拦腰横扫。山顶居然被打断,棒子插入山顶,如小的身躯在山下已经看不着。山下的人看着,如见一座小山在天空飞行,尖叫不已。棒子一甩,将偌大的小山甩出。最后在两山之间倒插堵死,水流被拦断,就算如此已有一部分的水流出,却不至于殃及山的另一边。
  怒道:“大禹,你这方法不对,如此差点害死山的那边的百姓”
  大禹哭着道:“大神说得对,是愚夫没有想清楚,差点弄出大祸”见他一脸的歉意着急,并不像装出,有气也消去三分。
  “说多也没用,有什么办法?”冷道。
  “这样,大神将这里,这里还有这里都给打通了,后面再来开水如何”之间大禹将后面的山口子一一打开,如此通道多了就不会一股脑的冲进一处,水位自然下来,之间那所有的口子开出。均是流向大江之处。
  “那好,便依你所言,再开一次,若是出了什么差错,我便甩手不干,任由你自生自灭”大禹见说得严重,只祈祷不要有什么差错。
  如此开口,每一座大山不再连接,独立一座一座,日后此处便称为‘十万大山’巴蜀一带,崇山峻岭。秀丽雄伟的风景,谁也不曾想到由此一故。
  开凿做了数月,大禹不曾回家,在治水十余年,曾有三次路过家门都曾进入,终日为了治水忙碌的大禹,也因此被后人歌颂。
  在开通了所有的山口,已经过去数月,与大禹一同吃,一起住,只觉得这些百姓日子过得艰苦,生活却又乐趣,有条火把舞,有唱山歌,有摔跤比试,有骑射较量。苦中有乐。
  在推开最后的那块石头,洪水奔腾而下,一分二,二分四,四分八,终于洪水在控制水位的前提下大水慢慢退下。大禹在山顶看着退去的洪水,哇哇大哭。自己十多年的委屈,失败,苦闷,在今日化成一顿大哭,随着洪水流向大江。
  离去,按照约定神铁已经被带走,大禹为更好这治理分流大水又在其中筑起‘都江堰’,此后再无洪水内涝,‘大禹治水’佳话由此流传。
  
 
  “各位兄弟,快出来看,我找到宝贝了!”一回来就就熙熙攘攘的叫唤着,九灵珠与紫兰听闻的的声音,更听见有宝贝,一哄而出。
  那半蹲在瀑布的顶端,指着远处的铁棒,中人一看乃是一根黑乎乎的铁棍,面面相视,有得忍禁不住发笑。
  “大哥,你出去数月,便是寻得这么一个黑乎乎的铁棍,它可有什么特别之处”还是九灵珠大哥沉住气,他自知绝不会随便找来一个废物来充数。
  “还是兄弟你了解,看着,长长长”那神铁闻声如发芽生根一般不断的变长,在往上看就要把天捅出一个大窟窿。九灵珠等人均是又惊又喜。
  “我就知道哥哥不会寻来一个普通棍子,要是能大点就好了”紫兰笑道。
  这棍子却是有点小细,入手却有点不顺,就连紫兰也看出毛病来,尴尬道:“是啊,要是大点就好了”。
  铁棍身子突然一动,看心底一荡漾,那股熟悉的感觉由内而生。只见棍子周身龟裂,一块一块剥落下来,原先的漆黑体色一扫而空,棍子徒然变粗,原先手腕一般大小,忽然变成百年老树一般巨大。黑锈脱落,只见金光闪闪,耀眼急了。
  一手遮掩阳光,远远望去棍身写着‘如意金箍棒’哈哈笑道:“兄弟们,我说我捡到宝了,知道所说不假吧”。
  于是心底叫唤,‘小小小’那金箍棒果真变小,掌力一吸,那金箍棒便飞入掌中,一手将金箍棒耍得飞快,快得如一个圆圈一般,滴水不入,密不透风。只见身影一幻二二幻四...
  众人拍手叫道:“好棍法”满山猴子上下雀跃,欢快不已。
  “大王神武极了,大王万岁...万岁”众猴见到如此神技,惊喜不已。
  将金箍棒竖直一震,身子由内而外是喷发出一股精气,那舒畅的感觉如同脱胎换骨,闭幕冥想着,风停了,山静了,一切都那么安静和谐。在白茫茫的世界中身子发着淡淡的光晕,面前的两座金佛乃是自己本事所在。
  一座是燃灯古佛赠给,另一座便是评定天下所得,在两座金佛一旁,一朵金莲逐渐开放,温和的光芒滋养周围的一切,直到最后睁不开眼,一座金佛坐在金莲之上,双手顶天模样。
  这三座金身修炼成功,没想到自己在给大禹治水所救的性命给自身的修为带来如此的益处。自己在一觉沉睡以后,距离上次金身已经500多年。
  九灵珠只感觉一道强横的气息迎面冲击,心道:“晋级了!好强大,与我相比,再给三个我也未必能较之,远不是之前的,若是之前我最少也能打个平手”。
  换换睁开眼喜道:“各位兄弟,老孙今日喜获金身,猴子猴孙们,快快上酒,今日我等不醉不归”说罢,胸腔运气一吼,心底舒畅吼道出,‘呜呜呜呜’深林百鸟起飞,百兽齐鸣。
  众人看着这壮观的景象不由得痴了,似乎天地的一切都在与其共鸣。
  在欢庆三天后,召集几位兄弟。
  燃灯祖佛在临死之前说过,让寻到二代如来,主持西天世界,那时燃灯祖佛便会再次轮回转世。而今的修为又添一金身,且得到趁手兵器。
  是时候开始寻找二代如来的旅程了,在告别各位兄弟,托付了花果山,临时走那刻,紫兰依依不舍,有时候一场泪雨。看得也心酸,安慰道:“此去不单单是寻找二代如来,更是为我自己洗清白,救回燃灯祖佛,这都是师傅临死之前的宏远,我必须完成,释家(佛家)不能毁在我的手中”。
  紫兰也知道事情的重要,虽心有不舍,但是一再强调,花果山乃是自己安家所在,我若不在家,看家责任就落在妹子身上了。
  “各位兄弟,临别话就不多说了,老孙去也”身形一顿,消失在空气之中。
  “大哥好本事,如此来去如空......无神无影”九灵珠大哥笑赞道。
  坐在筋斗云中,嘴里嘀咕着:“这二代如来什么模样老孙已然记不清楚,到底如何寻找才是源头”。便在此时燃灯祖佛打入的轮回舍利似乎在召唤什么。
  闭目养神,脑海中忽然闪过几个画面。一个洁白长袍的俊美男子,手持一个禅杖,身后跟随两面朴素僧人。在沙漠缓慢的行走。
  “便是他了吗?燃灯祖佛,好在你的轮回舍利指引了我,不然我在寻个几百年都不曾见着”。当下催促筋斗云加快了速度。
  沙漠中
  “师傅,这沙漠好大,好远啊,我们这是要干嘛”说话者乃是一个眉目清秀,少年,他身负三个包袱,满脸的汗水不住的往下滴流。
  “你真笨,我等自然是穿越这荒漠了”说话的又是另一位少年,与前者比较这少年长得鼻子塌陷,嘴唇宽厚,双眼一线,颇为憨厚。
  “珈蓝,你有闻到吗?我怎么感觉突然特别臭~”那清秀的少年不屑的说道。
  “这里一共就是我等三人,屁自然不是我放的,话是你说的,自然也不是你放,哦!你敢辱骂师傅放屁”。珈蓝拿起化缘的铁钵便要扣向那少年。
  “金蚕子,莫要胡闹,快给你珈蓝师兄道歉”那少年名叫金蚕子,听那珈蓝的回答如放屁一般,说了等于没说,特意打个哑谜,让珈蓝跳进,而那珈蓝也蠢到了家,自己被骂了也不曾发现。
  “师傅,他明明在辱骂你,怎么反倒是给我道歉”珈蓝不解问道。
  “师傅你看,这道歉省下吧,我便是说了也是白说,如此天资过人的师兄,天下没有二个”说着向珈蓝竖起大拇指。
  那珈蓝得意的笑道:“开玩笑,若不是这样,我怎么能做你师兄,师傅定是看见我天赋异禀,才收我门下,是吧,师傅”。
  那俊美的青年顿时无言,对着两个活宝当真拿他们没有办法,看眼茫茫沙漠何时才是个头。
  “这沙漠好比炼狱”金蚕子擦擦额头汗水说道。
  “金蚕子,你倒是说说,这明明是沙漠,怎么变成炼狱”珈蓝自小喜欢与金蚕子拌嘴,没说一句,便反一句。
  金蚕子道:“佛家有言,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此言之意就是用我身受尽所有的地狱之苦,换来大千世界的极乐,我等现在放着好好的房屋不睡,在此沙漠无尽头的漫步行走,不正是受苦受难吗?为世间换来一丝极乐。”
  “你放屁,据我所知,师傅就是想去东方宣传佛法,才穿过这沙漠,去到东边那里,让我教弘扬,世人知道,据说那边的地方人人富裕得紧,嘿嘿,东西定然比我们这边要好吃得多”。珈蓝说道吃的口水便流满了嘴。
  “珈蓝莫要胡说,此去宣传佛法是其一,在有便是把东方种植技术带回西域,我们子民技术不济,食物匮乏,若不解决次问题,我国变回饿殍满地,以嘴渡人,何不以身渡人?此番正如金蚕子所说,就算前方是地狱,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那青年男子呵斥道。
  珈蓝听闻,不敢再说,见师傅嘴上提到金蚕子,心底特别不服,瞪眼看去,那金蚕子做个鬼脸,珈蓝顿时火冒三丈,但见师傅刚刚呵斥教导,自己更加不好发飙。
  22 宏愿2
  荒漠之中水源尤其难找,金蚕子珈蓝师徒三人沿途以来,有人家便化缘,无人家便看天,这一路下来便已经有两天粮水未沾,前肚贴后肚。
  “师傅,我们坐一下吧,都两天不曾吃东西了,水都没有一口,我唾沫都是干”,珈蓝一个屁股坐在沙地上。
  青年的男子眉宇一轩,颇有几分不悦。淡淡道:“快快起来,这两天本就不曾有水可喝,你如此躺坐在地上,只会让砂砾将你体内的水分吸干,到时候走不出这荒漠,便是你葬身之地”。
  金蚕子道:“佛家虽来也空空去也空空,但是毕竟是凡人身躯,如何耐得饥渴,就算阎王老子恐怕已经成干尸”。
  珈蓝一听怒道:“你胡说八道什么,阎王老子就算有本事,也不会走这鬼地方,前没水、后没食,来着作甚,找死啊,你难道想说我等将死不久了?”。
  金蚕子嘿嘿笑道:“师兄这可不是我说的,你想死便算了,我和师傅还有很多路没走,是吧师傅”。金蚕子一抬头,那青年和尚已经走出十丈多远。
  金蚕子‘哼’了一声说道:“你看你,四肢粗大,却没力气,嘴巴宽大、不能善言,眼睛不大,目光短浅,你说你除了好吃懒做,还敢学点有能耐的?”。
  珈蓝低声嘀咕道:“你以为我石头做的,不吃不喝就不死了!”。拍拍屁股一同追上去。
  七八月的沙漠便如烤炉一般,三人的身形一一相伴。一路上珈蓝埋怨话从未停过。凡是珈蓝说一句,金蚕子便顶上一句。两个活宝一说一顶,那青年倒在这荒漠找到几分乐趣。
  珈蓝最后便是累了,细小的眼睛眯着,任由身子的脚任意前行,按照他的话说能让腿脚走路,便让眼睛休息,几乎可以在行走中睡觉,乃是珈蓝独门本领。就连金蚕子便忍不住夸奖他‘天赋异禀’。
  “师傅,快看是水!”珈蓝那细小眼睛刹那发出耀眼的睛光,对着面前的绿洲快步跑去。
  金蚕子拄着的木棍一下扔得老远,似乎重生一般:“师兄,等我一下!”
  珈蓝、金蚕子一前一后跑得甚是积极,那青年嘴角淡淡摸过一丝微笑。却不此而激动一分。
  等到珈蓝慢慢走近那绿洲,眼前的景象却逐渐模糊,再次看见的仍是一片又一片的黄沙。珈蓝干脆四肢一摊开,躺在地上,等死......。
  金蚕子亦是发现不对,心道:“师傅曾经说过,在炎热的地方,会出现一种叫做‘蜃’的怪物,这种怪物能懂人心,口吐烟雾,幻化凡人内心渴望的倒影,难道便是这般吗?”
  金蚕子看着珈蓝这般可怜模样,此刻也不忍心较劲,一把拉住珈蓝的手,试图拉起,珈蓝说道:“你别烦我,让我死在这里吧”。
  金蚕子叹气道:“师傅,你看师兄他有犯懒了,师傅?师傅?”。再回头,哪里还有师傅的身影。
  “师兄起来,师傅不见了!”珈蓝听闻将金蚕子的手一甩,说道:“别管我,让我等死,你少在那里唬我”。
  金蚕子左顾右看,抛下珈蓝,赶紧回跑.....
  珈蓝躺在沙地,过了好一会儿,都不曾听见金蚕子嚷嚷。细小的眼睛挤弄一下,定眼看去,一片黄沙,哪里还有金蚕子和师傅的人。
  “师傅,师弟,快出来啊,玩躲猫猫现在还不是时候”平平的一片沙土,躲猫猫自己都觉得好笑,可是面前便是不见了两人,珈蓝在大的块头也定不下来。
  连手带脚,珈蓝按着金蚕子的脚步爬回去。炎热的荒漠不曾有风,沿途还有三人的脚印,珈蓝一拍脑袋笑道:“原来是师傅和师弟嫌弃我懒惰,躲了起来。好在我天生聪颖,懂得辨印跟踪,我真他妈明智!”。发现自己说粗口,‘啪啪’两下给自己的两个耳刮子。
  “佛祖在上,弟子珈蓝一时激动说错了话,莫怪,莫怪”,于是便跟着脚印往回走。
  “咦?脚印怎么到这里就没了”才走回没有几丈,珈蓝便失去了最后的一条线索。脚底突然一轻,脚下的沙子松懈,突然开始快速下陷。完全失去挣扎的能力。
  转眼便掩到腰部:“啊,要死了,要死了,要死了,要死了,要死了.....”珈蓝哭喊着。
  身子被受力,埋在流沙的半身一下被提起,珈蓝一个屁股坐在地上,刚脱离险境,珈蓝赶紧跪倒,哭喊道:“谢谢爷爷救命之恩,小和尚珈蓝永生难忘,唯有做牛马方能报答爷爷的恩情”。
  珈蓝连续磕头十多个,沙子柔软,一百个也不会疼,珈蓝将满脸的沙子抹去,细小的眼睛睁开一条小缝惊讶道:“你..猴子?”。
  救珈蓝的正是刚好赶上的,在荒漠寻找三人着实是件难事,好在修为不错,眼力过人的同时耳力也相当厉害,一直听到珈蓝那连环珠般的叫死,才发现。只是为何只有一个人?
  “叫爷爷”倒是喜欢拿这种憨厚的人来开玩笑。
  “猴子...还会说话!妖怪啊,师傅啊~你死的好惨,师弟啊你死得太快了。”珈蓝胡言乱语,听闻怒道:“闭嘴,在乱叫一声,撕开你的嘴”。
  珈蓝双手捂住嘴巴道:“小僧的嘴巴已经很大了,不能再大了”
  又气又好笑,心道:“这货原来是个呆子,等下再玩弄他一下,先找释迦摩尼”。
  “爷爷问你,你师傅,和师弟呢?”珈蓝捂着嘴巴一个劲的摇头。
  “问你话呢,快说,不说我就撕烂的你嘴”说罢,做出一个死开的姿势。
  珈蓝委屈道:“就算你是爷爷,也不能这样玩人的,说话要撕嘴,不说也要撕嘴,你到底要我怎么样,我只是一个小和尚,半年不洗澡了,肉粗糙,不好吃,吃了塞牙,屁股

相关阅读

最新资讯

推荐资讯

本站推荐

  • 服务器名称
  • 服务器地址
  • 开区时间
  • 游戏线路
  • 客服QQ
  • 版本介绍
  • 详细介绍